淨空法師:知道要放下,還是放不下,怎麼辦?

淨空法師:知道要放下,還是放不下,怎麼辦?

真肯放下,他就得自在。學佛明白這個道理,可是還放不下。有很多人來給我訴苦,這怎麼辦?我說有辦法,你多聽經。一年放不下,再聽一年;兩年放不下,再聽兩年,聽上個十年、八年,自然就放下了。有些人聽到二十年、三十年,自己差不多六、七十歲,覺悟了,放下了,來得及!你只要一放下,身心愉快。

一定要懂得,我不是餓死的命,我一文沒有也餓不死,到時候自然能吃得飽;我不是凍死的命,冰天雪地我也能夠度過,相信命運。古人對於這個是堅定信心,他相信自己。現在人沒有信心,對別人都懷疑。你自己擁有的財富,一天到晚提心弔膽,怕失掉,那又何必!為什麼不拿這些財富去布施?你布施一個鄉,一鄉人感恩你,你布施這一個城,一個城市感恩你,那個功德多大!那麼多人來照顧你,你愁什麼?

我天天每次上台講經、下台,我都給老師去頂禮膜拜,這個恩德太大!我要不是遇到他們,我怎麼會有今天?這不可能!怎麼能過到方先生所講的人生最高的享受。最高的享受是什麼?處處有人照顧,自己一點都不要操心。身上一文都沒有,樣樣都給你照顧到了,這福報。因是什麼?我有錢到處布施,到處送。

我第一次到日本,實際上那是第二次,第一次是很早,我跟道安法師去的,去遊歷日本,那一次去了二十多天,東京以南全部都去玩過,那真是旅遊去觀光的,是台灣一個宗教團,道安老法師領隊。我自己去,第一次去,那個時候供養多了,我印《大藏經》,我在沒有去之前,寄了三十套《大藏經》,送給淨土宗的寺廟,先結緣。那當然,其他零零碎碎小東西很多。所以我一到日本,那天晚上他們淨土宗聯合起來舉行一個晚宴歡迎我,好像席開五桌,圓桌,大概四、五十個人的樣子,圓桌,歡喜!散會之後,日本有個朋友告訴我,淨空法師,今天這個盛會可以寫在日本佛教史上。我都訝異,我說這是怎麼回事情?他說:這些諸山長老平時都不往來,今天你到這兒來了,他們統統來迎接你,稀有難逢。我才明瞭,他們為什麼來?我贈送他《大藏經》。我要不送他《大藏經》,他怎麼會來?我就明白了,我就記在心裡。

那一次去,我們在日本也是觀光旅遊,十天。我離開的時候,我回請他們。回請他們的時候,我就說了,我說我們是淨土宗,淨土宗是親兄弟,我們一定要和睦相處,要互相敬愛,互相關懷,互相照顧,互助合作。我說,譬如父母生了這麼多孩子,孩子如果不和,每個都對立,你說父母的心多難過、多痛心,叫大不孝。一定要和睦,要互助合作,要團結,我就勸他們。那不同的宗派呢?是我們的堂兄弟,也要照顧。其他不同的宗派,都釋迦牟尼佛傳的,也要相親相愛,也要互助合作。這是我這些年來做宗教團結,所以在日本我也訪問不同的宗教。至於不同的宗教,像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伊斯蘭教、日本的神道教,那是我們的表兄弟,全是一家人,不能看外。所以我回請,就是勸導大家,一定要放棄成見。成見是什麼?還不就是利害,大家爭信徒,都是為這個,錯了,統統是一家人,互通有無,你家有困難,我有多餘幫助你,我有困難他幫,這個好,這個給社會大眾樹立最好的榜樣。

所以藉這個機會把這些信息告訴大家,世界宗教是一家,宗教能夠和睦團結,有助於社會安定、世界和平,那這就是宗教對社會的貢獻。所以不能夠自讚毀他,門戶成見這個不好,這個要不得,希望把成見放下,不要有門戶之見。你看經教裡頭,佛菩薩,其他宗教上帝、真主,都是以仁慈博愛去關懷一切眾生,沒有一個宗教只度它自己信徒,沒有,都講要愛眾生、要愛人類。我們讀了,讀了要去真幹,讀了不幹不行。

恭錄自淨土大經解演義(第五0七集)  2011/7/21

FavoriteLoading收藏本视频

發佈留言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