淨空法師:我們這一生遇到不平的時候是如何處理的?

我們一生遇到不平的時候是如何處理的?

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遇到過,甚至於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「一時忽起相鬥與爭訟之心」,遇到不平,我們這一生遇到了。韓館長往生了,她對我們有恩德,我在最困難的時候,如果不是他們一家人幫助,不可能有今天。在那個時候我走上困境,一個聽老和尚的話,把講經教學放棄,去做經懺佛事。老和尚告訴我們,經懺佛事是我們看家的本事,我們靠這個吃飯的。講經教學沒人供養,你生活怎麼辦?這是逼著我一定要跟大眾一樣,沒有什麼特殊,這不是我情願的。那不聽,不聽就還俗,走到這個絕境了。韓館長是我的聽眾,她知道了,問題這麼嚴重,怎麼辦?他們家的房子不大,是一棟小別墅,獨立的,兩層的洋房。她夫妻兩個,帶著兩個兒子,還有個女兒,女兒雖然出嫁了,離不開媽媽,統統住在一起。女兒生了個小孩,她的外孫,所以一家也挺熱鬧。樓上還有個房間,空的,她問我,住在她家裡行不行?我去看了一下,還挺乾淨的。我就帶著她一起到台中去見李老師,把我的情形向李老師做了詳細報告,現在有這麼個緣分,她家照顧我。李老師說行,老師同意了。這我住在她家裡,沒有想到住了十七年。     十七年之後,我們才有個小道場,在景美,華藏視聽圖書館。有這麼個小地方,不大,只有五十坪,用圖書館的名義。在那時候美國紐約的同學找我,希望我到美國去講經。緣不成熟,我對美國不了解,自己講經基礎還不是很穩固,在台灣,李老師在世,有問題常常可以請教,到美國就不方便了,我婉辭了。他們就起意,如果講經能夠錄像,把這個錄像帶送給他們可不可以?我說我們沒有這個設備。他們很發心,送了兩萬美金,我們在日本採購一套機器,所以圖書館就變成視聽圖書館。我們搞錄像、搞錄音是最早的一個,是這麼個原因,美國華僑送的這些設備。我們講經是錄像,現場錄像,這個錄像帶寄到美國去,我們沒有保留,是為他們做的,這開端。     我們自己一生,讀書人,不喜歡管事,管事很麻煩,讀書自在。所以圖書館建立,請韓鍈居士做館長,管事、管人、管錢她一個人包辦。所以大家都曉得,我不管人、不管事、不管錢,叫三不管。這個道場十方捐助的,她自己也拿了一些錢,登記的時候是用她的名字登記產權。她過世了,過世之前跟我講過幾次,想組織一個董事會,來管理道場財務。我不著急,我說等妳病好了再說吧。沒有想到一病不起,這個事沒有做。然後,她的兒子聽別人的挑撥,我知道,聽別人的話,要把財產收回去。當時悟道,出家的有四十多個人,想找律師,用法律來解決。是可以,我們是站得住腳,但是在道義上講不可以。她照顧我三十年,我今天能成就,她是有大功德。我說我們決定不能上法庭,學佛,上法庭多丟人,不是丟我的人,丟釋迦牟尼佛的人。天天在講放下放下,還要爭財產,這成什麼話?所以我就一直在阻擋。     那時候剛剛走,才兩個星期他們就想發動,我說不可以,至少要四十九天。希望平平安安的念四十九天的佛,給她做超度的佛事,四十九天以後再說。四十九天到了,我又向大家要求延長,一百天好不好?過了百日再說。到了一百天,我再要求大家,一年好不好?到一年,大家心平氣和了,沒有那麼急躁了,沒有那麼著急了。我跟大家講,天無絕人之路,我們要有道義,要知恩報恩。她兒子要,全部財產送給他,沒有話說,美國我們也建了道場,也全部都給她兒子,報她照顧我們三十年的恩德。不管他怎麼說我們、批評我們什麼,我們一句話不回,我們知恩報恩,只知道恩,不知道怨,我們離開台灣。這是過去這段歷史。     離開台灣之後到新加坡,在這時候就遇到胡居士,幫了大忙,她要不幫忙,我們在新加坡不能立足。我們在澳洲建立道場,她也拿了不少錢。在那個當時,因為我們不化緣、不募捐,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,經濟並不富裕。我們能在新加坡住三年半不是容易事情,承蒙李木源的照顧。以後,新加坡那個道場內部有變化了,經上所說的,李木源居士聽信謠言,對我們的態度冷淡了。冷淡,趕快走,為什麼?以後好見面,不要搞得以後不好意思見面,     ...
節錄自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 (第五四三集) 淨空法師主講

FavoriteLoading收藏本视频

發佈留言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