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《寶雲經》於菩薩所修法,各說十法」,菩薩所修的十種法,十種法就十波羅蜜,每一個波羅蜜當中又說十種,各說十法。「中說忍法,菩薩有十法,能淨於忍」,能把忍辱波羅蜜修好。「何等為十」,第一個「內忍」,第二個「外忍」,第三個「法忍」,第四個「隨佛教忍」,第五個「無方所忍」,第六個「修處處忍」,第七個「非所為忍」,第八個「不逼惱忍」,第九「悲心忍」,第十個「誓願忍」。下面有解釋,我們看解釋。
第一個,「內忍。云何名菩薩內忍」。什麼是菩薩內忍?「菩薩飢渴寒熱,憂悲疼痛,身心楚切,能自忍受,不為苦惱,是名內忍」。這個都與外境不相干,與內心的憂悲疼痛,身體的飢渴寒熱,合起來講就是身心楚切,苦到極處,都能忍受,能自忍受,不為苦惱。這一句話說,菩薩有智慧,菩薩知道因果,菩薩不怨天不尤人,這是他內忍的功夫。有些時候,菩薩用這些表演教化眾生,這叫代眾生苦。不做出來,眾生沒有見到,他不覺悟。那換句話說,菩薩在做表演。像我們看到附體的,從地獄出來,你看他那個樣子,那就表演那個樣子,他在地獄受苦的那個樣子,我們看到都不忍心,他表演得非常逼真。那是地獄眾生附在他身上,顯示痛苦的樣子讓我們看到。畜生道的眾生,牠是哪個畜生,樣子就像那個畜生的樣子。
第二「外忍」,這是外緣。「云何名菩薩外忍。菩薩從他聞惡言罵詈,毀辱誹謗」,聽到別人罵他,罵是當面,詈是背後,不在當面罵你,毀謗侮辱,誹謗是造謠生事,沒有這個事實,這是說對你自身。「或毀辱父母兄弟姊妹眷屬、和尚阿闍黎師徒同學」,和尚是親教師。或者是聽到毀謗三寶佛法僧,我們佛門弟子聽人家毀謗三寶。「有如是種種毀訾,菩薩忍辱,不生瞋恚,是名外忍」,菩薩聽到了能忍,不生瞋恚。聽到外面這些話,最高的是沒有起心動念,其次的,有起心動念,他能忍,不分別、不執著,他能保持他自己的清淨平等覺,不受染污。如果聽了這個,生氣了,這就是染污。忍辱的功夫,不受外面環境所干擾,自己能夠守住自己的清淨平等覺。清淨平等覺裡頭沒有這些染污,不但不善的沒有,善的也沒有,這他清淨。遇到一切善法,讚歎你的,不生歡喜心。為什麼不生歡喜?世間人聽到生歡喜,假相,他著相了。菩薩四相都空了,《金剛經》上講的這是基礎,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凡所有相皆是虛妄,這四相都空了。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、無壽者相,所以也沒有毀謗的相,也沒有讚歎的相。讚歎、毀謗是人情世故,假的不是真的。所以菩薩修忍辱,聽到這些,他無動於衷,沒有感受到。
淨宗學人心裡面只有阿彌陀佛,沒有這些東西。有人來告訴你,別人毀謗你、侮辱你、陷害你,我們回答他的是阿彌陀佛。聽到了,不放在心上,對這些造謠生事毀謗的人,不但沒有怨恨心,有憐憫心。為什麼?如果他的毀謗是事實,我們聽了,感謝他,提醒我,有則改之,幫助我改過自新。有時候犯了這些過失自己不知道,他提醒了,要感恩,我趁這個機會改過。如果沒有,惡意毀謗、造謠生事沒有,沒有更好,消業障。我們過去無始劫來的業障消不了,這個能消得了。所以還是要感恩,我們自己警覺心更高,斷惡修善,勇猛精進。所以它是好事,不是壞事。
所以真正修行人、真正會修行的人,順境幫助他提升,逆境也幫助他提升;善緣幫助他提升,惡緣還是幫助他提升,他一直向上提升,這是真修行人、會修行人。所以蕅益大師在《靈峰宗論》裡頭說得好,他說境緣無好醜,好醜存於心,是你自己的心。你自己的心好,沒有一樣不好,惡緣也好,逆境也好,你心好,統統好。心要不好,善緣、順境都不好,為什麼?起貪心了,它不是幫助你提升,它是叫你生煩惱。凡是能引起你貪瞋痴慢,能引起你自私自利,能引起你幹那些損人利己的念頭、言行,統統是惡的,自己要有能力辨別,那就叫看破,看破是智慧。看破之後怎麼樣?如如不動,不受影響。動,就受影響了;不動,不受影響。我們自己以感恩懺悔迴向回應對方,這樣就好,無一不是消業障,增福慧。所以菩薩忍辱,不生瞋恚,這是外忍。
第三,「云何名菩薩法忍」,什麼是菩薩法忍?「佛於諸經說微妙義,諸法寂靜,諸法寂滅如涅槃相」,聽了怎麼樣?聽了,「不驚不怖,作是念言:我若不解是經,不知是法,終不得菩提。是故菩薩勤求咨問讀誦。是名法忍」。這是你求法、你修法,經教裡面確實有很深的道理在,有很殊勝的境界,凡夫不能理解。像一些很熟悉的句子,流傳在世間,家喻戶曉,很普遍,「萬法皆空」,人人都會說。萬法明明有,在面前,怎麼說皆空?「相由心生」,我妄想很多,這些妄想為什麼沒有變成物質?「一切法從心想生」,我心裡想,想,想不出來,不能現前。於是對經典產生懷疑。
我早年學佛,認識台灣大學一位教授,以後他不當教授,他開書店經商去了,很賺錢,他是一個教考古學的。我初學佛,他告訴我,他念過《金剛經》,他對《金剛經》批評,《金剛經》沒什麼,像兩桶水一樣,倒過來倒過去,毫無意義。大學教授,受過高等教育的,對三寶的批評。我們年輕,他至少大我二十歲,嚴一平先生,在台大也小有名氣。這就是對經文裡甚深的義趣他不了解。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壽者相,乃至於無我見、無人見、無眾生見、無壽者見,他根本就不懂。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」,這意思他不懂;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,不懂。所以,佛在《華嚴》、《大智度論》上也有講,「佛法無人說,雖智莫能解」,這個智是世間智慧。世間,實際上就是現在講的知識,受過高等教育,他接受的是知識,對佛法他不能理解。

文摘恭錄—2012淨土大經科註 (第二八一集) 2013/4/29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:02-040-0281

FavoriteLoading收藏本视频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