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播 | 淨空老法師香港清明祭祖法會首日開示

吾人何幸而生此時代 

文化興世今正是時

 

简化字

尊敬的主法和尚、诸位法师、诸位嘉宾、诸位同修:大家好!今天是二O一九年祭祖法会的第一天,也是自二O一三年香港首次举办祭祖法会以来,迈入的第七个年头。这七年来,我们很欣慰的看到,祭祖法会从香港推广到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英国、法国、澳洲、日本等地。参加祭祖的人不止是华人,也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种族、不同宗教的人士,大家共同发扬孝敬精神,饮水思源,缅怀祖德,感恩古圣先贤,非常难得!这也是我们以中国传统文化利益全人类的一扇门。

中国传统文化讲求孝敬根本,再从根本推而广之,去爱一切人,乃至爱一切万物,包括爱护地球环境,诚如孟子所归结的,“亲亲而仁民,仁民而爱物”。这是切合人性,人人都能遵循的天然之 道,也是圣贤教育的精髓所在。古圣先贤主张“人性本善” “人皆可以为尧舜”,用现代的话说,就是“人是教得好的”。他们在实践当中,证明了这种以孝敬为本的仁爱之道,是一条行之有效的和谐大道。这与宗教圣哲所教导的“神爱世人”的道理是一致的。“爱人者,人恒爱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。” “善有善报”的因果法则,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这种明了因果法则的仁慈博爱,正是促使当今世界迈向永续和平的根本因素。

延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不二途径,就是圣贤教育。圣贤教育让人明白因果道理,了解宇宙人生真相,端正思想言行,所以《礼记.学记》说:“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。”祭祖法会就是落实传统文化孝敬之道的一种教学方式。只要圣贤教育能够延续下去,促进世界永续和平的智慧与方法就承传下来了,世界和平总有实现的一天,所以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然而,近代中国遭遇种种内忧外患,让中国传统文化圣贤教育受到了很大的损害,甚至于到了存亡的关头。所幸的是,无数中华儿女、海外侨胞、国际友人奋发觉醒,在烽火硝烟、困难重重当中奋勇奉献,克服种种障难,延续五千年文化命脉于不坠。如今我们还能接受到传统文化圣贤教育,听闻薰习,都要感恩他们的付出。这也告诫我们要珍惜当下,力求做一个有信仰、有智慧、有担当的文化传人。

与人性本善、仁慈博爱的圣贤教育相反的,是无知、自私自利、损人利己的思想与行为。这是后天薰染的邪恶习性,障蔽了人性本善,是矛盾冲突乃至引发战争的根本原因。东西方圣哲都指出,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。由于无知,人们所以才会害人,以求自利。然而,害人会造成对方报复,冤冤相报,没完没了,严重时就引起战争。所以自私自利,最终的结果是害了自己。人之所以无知,乃是由于没有接受圣贤教育,不明白道理,才会产生错误的思想言行。所以归结到最后,还是因为教育出了问题。

过去我常常感到自己很不幸,生长在乱世,没有很好的机会接受教育。一九三一年,九一八事变发生时,我才五岁,那时动乱已经开始了。到了一九三七年,七七事变发生时,我十一岁,天天逃难,饱受失学之苦。那时我全身只有一件衣服、一双草鞋、一个腰带;没有交通工具,走了十个省分。那时虽然生活很苦,但是人们的人情味很浓厚。我们逃难,无论走到哪里,当地人都保护我们、照顾我们,吃的、穿的都不让我们缺乏,这让我们非常感恩!可惜现在这样的好人少了。抗战期间,我也看到老百姓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的凄惨状况,太苦太苦了!所以我一直在思考,怎样才能避免战争?要避免种下战争的因,才能避免产生战争的果。战争的因就是自私自利、损人利己,所以避免战争的根本还是在教育。我到了现在的年龄,回想一生当中,最快乐的时期是什么?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。抗战时期,我们是流亡学生,国家收留的,所以学校就是家,老师就是父母。老师对我们的照顾比父母照顾还周到,同学比兄弟姐妹还要亲,互相关怀、互相照顾、互助合作。这些都是中国人讲的人情味,所谓“患难见真情”,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最真实生动的呈现。

战争是残酷的、灭绝人性的,然而正是在战争的摧残中,人们才变得更加清醒、更加理智,更懂得珍惜人与人之间的亲爱。我们都希求和平,不希望战争,但是怎样才能种下和平的种子,避免种下战争的业因呢?中国传统文化能够提供宝贵的智慧与经验,让这个社会长治久安,让世界永续和平。中国古时候,读书人教人孝悌忠信、礼义廉耻,如果丢失了,伦理道德、人与人的关系全搞错了,就会造成社会动乱、人民受苦。孟子说: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”要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,居安思危,振兴圣贤教育,承传传统文化,这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课题,也是我们生长在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使命。如果我们能将这份属于全人类的珍贵文化遗产继承下来,发扬光大,造福人群,我们就是最英勇的文化传人,是和谐社会的守卫者,如此才活出最有意义、最有价值的不朽生命。

九一八事变开始的十四年抗战中,有太多感人的事迹,其中最令人称奇的是中国的战时教育,它的风采与气象,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。

七七事变后,南开大学、中学、小学、女中的建筑最先被炮火吞没,南开大学成为抗战全面爆发以来第一所被炸毁的中国大学。

教育是民族复兴之本,如果中国的教育能在火光血海中重生,中国也必将重生。因此,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部决定誓死保留文化血脉,在长沙和西安两地成立战时临时大学。其中南开与北大、清华一起,组织长沙临时大学,最终迁至昆明,改称西南联合大学,而西安临时大学后来改称西北联合大学。

历时八年之久,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、最为艰苦的战时高校迁移由此开始,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次文化长征。仅一九三七年到一九三九年,就有六十九所高校内迁。经过二、三年的努力,各大高校在院系规模、师生人数、教学科研等方面,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。到一九四五年,高校数量增加,学生人数比战前增加了一倍。

这么多的师生是怎样生活的?一分钱的老豆腐,一分钱的米饭、咸菜,汉中老百姓编织一分钱两双的草鞋。土坯房、泥巴地的校舍,没有课桌,只有单侧扶手的课椅。最后,穷得连铁皮屋顶的也要卖掉,换作茅草屋顶的教室、宿舍。

面对敌军的轰炸,每天跑防空洞之后,该读书的读书、该上课的上课,一天教学都没有耽误。拮据的生活所逼,出现了以篆刻贴补生计的著名学者,卖炸麻花维持开销的教授夫人,与猪牛马为邻、摘破棉花做灯芯、埋头苦心钻研的教授……在国难当头的时刻,无数的读书人与学子不消极、不狼狈,从容有度,不畏环境艰苦,这种毅然决然维护中华文脉的浩然正气,可谓贯日月、立天地。

仅就西南联大,这所战时只存在八年十一个月的大学,就出了两位诺贝尔奖得主、五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一百七十三位两院院士。战时内迁的中国各高校的毕业生,他们当中的大多数,后来都成为了振兴民族的中坚力量。这也让中国大学的发展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关联、休戚与共,育才强国、兴学安邦。

抗战时,不仅高校在努力,许多中学也想尽一切办法保存文化火种。无锡沦陷,辅仁中学被逼停学,后来得以在上海复课。据记载,抗战时期的辅仁中学共毕业八届高中学生,当时中国几位优秀的实业家、营养学家、水力学家,都是这一时期校友中的代表。

东北中山中学,三千里大迁徙,进入四川复课。一些老师经历了丧子之痛,但无论怎样艰苦,始终秉持保护和培植东北爱国力量的初心。当时有一位生物老师,上课没有黑板,学生问:“还上课吗?”老师说:“上!”老师就用粉笔在自己大衣上画图演示,说:“黑板就在我的胸前。”学生们也倍加珍惜读书的宝贵机会,复课三个月的成绩远胜平时三年的收获。

我们这次谈话的题目,“吾人何幸而生此时代”,就取材于抗战时东北中山中学老师出的作文题目,“吾何幸而生于中国”。六十年后,这位老师的学生在洛杉矶写回忆录时无限感叹道,“老师所用的‘何幸’两个字使我深思不已。老师是以十分坚定和自信的心态来预示的,这里没有半点凄切之情”。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自私自利、积贫积弱造成国破家亡、文明罹难。那些用鲜血和生命坚定捍卫文化命脉的先贤前辈,他们无私的精神永垂不朽。唯有发扬这种大公无私、仁慈博爱的精神,才能承载历史的使命,将传统文化圣贤教育延续下去,利益全人类,造福全世界。

《大学》教导我们要“格物致知”,要“明明德、亲民”。唯有克制自私自利的欲望,才能开显光明的智慧德性,以仁慈博爱去对待一切人事物。提倡孝道,以启发人们天性的亲爱;提倡尊师重道,以启迪人们自性的恭敬。在孝亲尊师的基础上,将这种爱敬之心进一步推广,去爱敬每个人,乃至于爱护、尊重地球环境,这是世界永续和平的康庄大道,这种圣贤教育是我们迫切需要提倡的。

现在流行一句话:做最好的自己。什么是最好的自己?大公无私,仁慈博爱,不负祖先,居安思危,爱敬万物,这就是最好的自己。

吾人何幸而生此时代!世世代代的古圣先贤无我奉献,成就了最好的自己,留给子孙无尽的物质和精神财富。现在我们有幸遇到这个千年难逢的机会,能够担负起承传传统文化、延续圣贤教育的慧命,利益世界人类的使命,这个修积无量功德的大好机缘让我们碰到了,我们要好好把握。今天我们缅怀祖先,要发大誓愿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,做一个无私无我的新时代文化传人!

最后,祝福祭祖法会顺利圆满!祝福传统文化圣贤教育振兴昌盛、绵延久长!祝福在座诸位身心安乐、六时吉祥、法喜充满、光寿无量!谢谢大家!

正體字

尊敬的主法和尚、諸位法師、諸位嘉賓、諸位同修:大家好!今天是二O一九年祭祖法會的第一天,也是自二O一三年香港首次舉辦祭祖法會以來,邁入的第七個年頭。這七年來,我們很欣慰的看到,祭祖法會從香港推廣到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英國、法國、澳洲、日本等地。參加祭祖的人不止是華人,也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種族、不同宗教的人士,大家共同發揚孝敬精神,飲水思源,緬懷祖德,感恩古聖先賢,非常難得!這也是我們以中國傳統文化利益全人類的一扇門。

中國傳統文化講求孝敬根本,再從根本推而廣之,去愛一切人,乃至愛一切萬物,包括愛護地球環境,誠如孟子所歸結的,「親親而仁民,仁民而愛物」。這是切合人性,人人都能遵循的天然之道,也是聖賢教育的精髓所在。古聖先賢主張「人性本善」「人皆可以為堯舜」,用現代的話說,就是「人是教得好的」。他們在實踐當中,證明了這種以孝敬為本的仁愛之道,是一條行之有效的和諧大道。這與宗教聖哲所教導的「神愛世人」的道理是一致的。「愛人者,人恆愛之;敬人者,人恆敬之。」「善有善報」的因果法則,是顛撲不破的真理。這種明瞭因果法則的仁慈博愛,正是促使當今世界邁向永續和平的根本因素。

延續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不二途徑,就是聖賢教育。聖賢教育讓人明白因果道理,了解宇宙人生真相,端正思想言行,所以《禮記.學記》說:「建國君民,教學為先。」祭祖法會就是落實傳統文化孝敬之道的一種教學方式。只要聖賢教育能夠延續下去,促進世界永續和平的智慧與方法就承傳下來了,世界和平總有實現的一天,所以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然而,近代中國遭遇種種內憂外患,讓中國傳統文化聖賢教育受到了很大的損害,甚至於到了存亡的關頭。所幸的是,無數中華兒女、海外僑胞、國際友人奮發覺醒,在烽火硝煙、困難重重當中奮勇奉獻,克服種種障難,延續五千年文化命脈於不墜。如今我們還能接受到傳統文化聖賢教育,聽聞薰習,都要感恩他們的付出。這也告誡我們要珍惜當下,力求做一個有信仰、有智慧、有擔當的文化傳人。

與人性本善、仁慈博愛的聖賢教育相反的,是無知、自私自利、損人利己的思想與行為。這是後天薰染的邪惡習性,障蔽了人性本善,是矛盾衝突乃至引發戰爭的根本原因。東西方聖哲都指出,無知是一切罪惡的根源。由於無知,人們所以才會害人,以求自利。然而,害人會造成對方報復,冤冤相報,沒完沒了,嚴重時就引起戰爭。所以自私自利,最終的結果是害了自己。人之所以無知,乃是由於沒有接受聖賢教育,不明白道理,才會產生錯誤的思想言行。所以歸結到最後,還是因為教育出了問題。

過去我常常感到自己很不幸,生長在亂世,沒有很好的機會接受教育。一九三一年,九一八事變發生時,我才五歲,那時動亂已經開始了。到了一九三七年,七七事變發生時,我十一歲,天天逃難,飽受失學之苦。那時我全身只有一件衣服、一雙草鞋、一個腰帶;沒有交通工具,走了十個省分。那時雖然生活很苦,但是人們的人情味很濃厚。我們逃難,無論走到哪裡,當地人都保護我們、照顧我們,吃的、穿的都不讓我們缺乏,這讓我們非常感恩!可惜現在這樣的好人少了。抗戰期間,我也看到老百姓家破人亡、妻離子散的悽慘狀況,太苦太苦了!所以我一直在思考,怎樣才能避免戰爭?要避免種下戰爭的因,才能避免產生戰爭的果。戰爭的因就是自私自利、損人利己,所以避免戰爭的根本還是在教育。我到了現在的年齡,回想一生當中,最快樂的時期是什麼?是在學校讀書的時候。抗戰時期,我們是流亡學生,國家收留的,所以學校就是家,老師就是父母。老師對我們的照顧比父母照顧還周到,同學比兄弟姐妹還要親,互相關懷、互相照顧、互助合作。這些都是中國人講的人情味,所謂「患難見真情」,這也是中國傳統文化最真實生動的呈現。

戰爭是殘酷的、滅絕人性的,然而正是在戰爭的摧殘中,人們才變得更加清醒、更加理智,更懂得珍惜人與人之間的親愛。我們都希求和平,不希望戰爭,但是怎樣才能種下和平的種子,避免種下戰爭的業因呢?中國傳統文化能夠提供寶貴的智慧與經驗,讓這個社會長治久安,讓世界永續和平。中國古時候,讀書人教人孝悌忠信、禮義廉恥,如果丟失了,倫理道德、人與人的關係全搞錯了,就會造成社會動亂、人民受苦。孟子說:「生於憂患,死於安樂。」要記取戰爭的慘痛教訓,居安思危,振興聖賢教育,承傳傳統文化,這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課題,也是我們生長在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使命。如果我們能將這份屬於全人類的珍貴文化遺產繼承下來,發揚光大,造福人群,我們就是最英勇的文化傳人,是和諧社會的守衛者,如此才活出最有意義、最有價值的不朽生命。

九一八事變開始的十四年抗戰中,有太多感人的事跡,其中最令人稱奇的是中國的戰時教育,它的風采與氣象,創造了中國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跡。

七七事變後,南開大學、中學、小學、女中的建築最先被炮火吞沒,南開大學成為抗戰全面爆發以來第一所被炸毀的中國大學。

教育是民族復興之本,如果中國的教育能在火光血海中重生,中國也必將重生。因此,當時的國民政府教育部決定誓死保留文化血脈,在長沙和西安兩地成立戰時臨時大學。其中南開與北大、清華一起,組織長沙臨時大學,最終遷至昆明,改稱西南聯合大學,而西安臨時大學後來改稱西北聯合大學。

歷時八年之久,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、最為艱苦的戰時高校遷移由此開始,這是中國教育史上的一次文化長征。僅一九三七年到一九三九年,就有六十九所高校內遷。經過二、三年的努力,各大高校在院系規模、師生人數、教學科研等方面,都有不同程度的發展。到一九四五年,高校數量增加,學生人數比戰前增加了一倍。

這麼多的師生是怎樣生活的?一分錢的老豆腐,一分錢的米飯、鹹菜,漢中老百姓編織一分錢兩雙的草鞋。土坯房、泥巴地的校舍,沒有課桌,只有單側扶手的課椅。最後,窮得連鐵皮屋頂的也要賣掉,換作茅草屋頂的教室、宿舍。

面對敵軍的轟炸,每天跑防空洞之後,該讀書的讀書、該上課的上課,一天教學都沒有耽誤。拮据的生活所逼,出現了以篆刻貼補生計的著名學者,賣炸麻花維持開銷的教授夫人,與豬牛馬為鄰、摘破棉花做燈芯、埋頭苦心鑽研的教授……在國難當頭的時刻,無數的讀書人與學子不消極、不狼狽,從容有度,不畏環境艱苦,這種毅然決然維護中華文脈的浩然正氣,可謂貫日月、立天地。

僅就西南聯大,這所戰時只存在八年十一個月的大學,就出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、五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、一百七十三位兩院院士。戰時內遷的中國各高校的畢業生,他們當中的大多數,後來都成為了振興民族的中堅力量。這也讓中國大學的發展與國家民族的命運緊密關聯、休戚與共,育才強國、興學安邦。

抗戰時,不僅高校在努力,許多中學也想盡一切辦法保存文化火種。無錫淪陷,輔仁中學被逼停學,後來得以在上海復課。據記載,抗戰時期的輔仁中學共畢業八屆高中學生,當時中國幾位優秀的實業家、營養學家、水力學家,都是這一時期校友中的代表。

東北中山中學,三千里大遷徙,進入四川復課。一些老師經歷了喪子之痛,但無論怎樣艱苦,始終秉持保護和培植東北愛國力量的初心。當時有一位生物老師,上課沒有黑板,學生問:「還上課嗎?」老師說:「上!」老師就用粉筆在自己大衣上畫圖演示,說:「黑板就在我的胸前。」學生們也倍加珍惜讀書的寶貴機會,復課三個月的成績遠勝平時三年的收穫。

我們這次談話的題目,「吾人何幸而生此時代」,就取材於抗戰時東北中山中學老師出的作文題目,「吾何幸而生於中國」。六十年後,這位老師的學生在洛杉磯寫回憶錄時無限感嘆道,「老師所用的『何幸』兩個字使我深思不已。老師是以十分堅定和自信的心態來預示的,這裡沒有半點悽切之情」。

前事不忘,後事之師。自私自利、積貧積弱造成國破家亡、文明罹難。那些用鮮血和生命堅定捍衛文化命脈的先賢前輩,他們無私的精神永垂不朽。唯有發揚這種大公無私、仁慈博愛的精神,才能承載歷史的使命,將傳統文化聖賢教育延續下去,利益全人類,造福全世界。

《大學》教導我們要「格物致知」,要「明明德、親民」。唯有克制自私自利的欲望,才能開顯光明的智慧德性,以仁慈博愛去對待一切人事物。提倡孝道,以啟發人們天性的親愛;提倡尊師重道,以啟迪人們自性的恭敬。在孝親尊師的基礎上,將這種愛敬之心進一步推廣,去愛敬每個人,乃至於愛護、尊重地球環境,這是世界永續和平的康莊大道,這種聖賢教育是我們迫切需要提倡的。

現在流行一句話:做最好的自己。什麼是最好的自己?大公無私,仁慈博愛,不負祖先,居安思危,愛敬萬物,這就是最好的自己。

吾人何幸而生此時代!世世代代的古聖先賢無我奉獻,成就了最好的自己,留給子孫無盡的物質和精神財富。現在我們有幸遇到這個千年難逢的機會,能夠擔負起承傳傳統文化、延續聖賢教育的慧命,利益世界人類的使命,這個修積無量功德的大好機緣讓我們碰到了,我們要好好把握。今天我們緬懷祖先,要發大誓願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,做一個無私無我的新時代文化傳人!

最後,祝福祭祖法會順利圓滿!祝福傳統文化聖賢教育振興昌盛、綿延久長!祝福在座諸位身心安樂、六時吉祥、法喜充滿、光壽無量!謝謝大家!

2019/4/2

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

FavoriteLoading收藏本视频

發佈留言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